名人轶事

刘禹锡

朝代:(唐)

  刘禹锡,字梦得,彭城人。贞元九年,擢进士第。登博学宏词科,从事淮南幕府,入为监察御史。王叔文用事,引入禁中,与之图议,言无不从。转屯田员外郎,判度支盐铁案。叔文败,坐贬连州刺史,在道贬朗州司马,落魄不自聊。吐词多讽托幽远,蛮俗好巫。尝依骚人之旨,倚其声作《竹枝词》十余篇,武陵谿洞悉歌之。居十年,召还。将置之郎署,以作《玄都观看花》诗涉讥忿,执政不悦,复出刺播州。裴度以母老为言,改连州,徙夔、和二州。久之,征入为主客郎中,又以作《重游玄都观》诗,出分司东都,度仍荐为礼部郎中,集贤直学士。度罢,出刺苏州,徙汝、同二州,迁太子宾客分司。禹锡素善诗,晚节尤精,不幸坐废,偃蹇寡所合,乃以文章自适,与白居易酬复颇多。居易尝叙其诗曰:“彭城刘梦得,诗豪者也。其锋森然,少敢当者。”又言其诗在处应有神物护持,其为名流推重如此。会昌时,加检校礼部尚书,卒年七十二,赠户部尚书。诗集十八卷,今编为十二卷。 刘禹锡,字梦得,彭城人。贞元九年,擢进士第。登博学宏词科,从事淮南幕府,入为监察御史。王叔文用事,引入禁中,与之图议,言无不从。转屯田员外郎,判度支盐铁案。叔文败,坐贬连州刺史,在道贬朗州司马,落魄不自聊。吐词多讽托幽远,蛮俗好巫。尝依骚人之旨,倚其声作竹枝词十余篇。武陵谿洞悉歌之。居十年,召还。将置之郎署,以作玄都观看花诗涉讥忿,执政不悦,复出刺播州。裴度以母老为言,改连州,徙夔、和二州。久之,征入为主客郎中,又以作重游玄都观诗。出分司东都,度仍荐为礼部郎中,集贤直学士。度罢,出刺苏州,徙汝、同二州,迁太子宾客分司。禹锡素善诗,晚节尤精,不幸坐废,偃蹇寡所合,乃以文章自适,与白居易酬复颇多。居易尝叙其诗曰:彭城刘梦得,诗豪者也。其锋森然,少敢当者。又言其诗在处应有神物护持,其为名流推重如此。会昌时,加检校礼部尚书,卒年七十二。赠户部尚书,诗集十八卷。今编为十二卷。
【展开内容】
更 多

纪念馆

  刘禹锡纪念馆坐落在连州中学燕喜山的刘禹锡纪念馆,飞檐斗拱,采用朱红色的支柱,无不透露出中国古典式宫廷建筑风格,显得古色古香。古朴雄伟的纪念馆经精心布展后显得魅力四射:灯光、壁画、诗词、铜像等场景的搭配,烘托出一种丰富多彩的历史厚重感。
【展开内容】
  • 射策志未就,从事岁云除。箧留马卿赋,袖有刘弘书。 忽见夏木深,怅然忆吾庐。复持州民刺,归谒专城居。 君家诚易知,胜绝倾里闾。人言北郭生,门有卿相舆。 钟陵霭千里,带郭西江水。朱槛照河宫,旗亭绿云里。 前年初缺守,慎简由宸扆。临轩弄郡章,得人方付此。 是时左冯翊,天下第一理。贵臣持牙璋,优诏发青纸。 迎风奸吏免,先令疲人喜。何武劾腐儒,陈蕃礼高士。 昔升君子堂,腰下绶犹黄。汾阴有宝气,赤堇多奇铓。 束简下曲台,佩鞬来历阳。绮筵陪一笑,兰室袭馀芳。 风水忽异势,江湖遂相忘。因君倘借问,为话老沧浪。
  • 昔事庐山远,精舍虎溪东。朝阳照瀑水,楼阁虹霓中。 骋望羡游云,振衣若秋蓬。旧房闭松月,远思吟江风。 古寺历头陀,奇峰扳祝融。南登小桂岭,却望归塞鸿。 衣裓贮文章,自言学雕虫。抢榆念陵厉,覆篑图穹崇。 远郡多暇日,有诗访禅宫。石门耸峭绝,竹院含空濛。 幽响滴岩溜,晴芳飘野丛。海云悬飓母,山果属狙公。 忽忆吴兴郡,白蘋正葱茏。愿言挹风采,邈若窥华嵩。 桂水夏澜急,火山宵焰红。三衣濡菌露,一锡飞烟空。 勿谓翻译徒,不为文雅雄。古来赏音者,燋爨得孤桐。
  • 释子道成神气闲,住持曾上清凉山。晴空礼拜见真像, 金毛五髻卿云间。西游长安隶僧籍,本寺门前曲江碧。 松间白月照宝书,竹下香泉洒瑶席。前时学得经论成, 奔驰象马开禅扃。高筵谈柄一麾拂,讲下门徒如醉醒。 旧闻南方多长老,次第来入荆门道。荆州本自重弥天, 南朝塔庙犹依然。宴坐东阳枯树下,经行居止故台边。 忽忆遗民社中客,为我衡阳驻飞锡。讲罢同寻相鹤经, 闲来共蜡登山屐。一旦扬眉望沃州,自言王谢许同游。 凭将杂拟三十首,寄与江南汤慧休。
  • 裴生久在风尘里,气劲言高少知己。注书曾学郑司农, 历国多于孔夫子。往年访我到连州,无穷绝境终日游。 登山雨中试蜡屐,入洞夏里披貂裘。白帝城边又相遇, 敛翼三年不飞去。忽然结束如秋蓬,自称对策明光宫。 人言策中说何事,掉头不答看飞鸿。彤庭翠松迎晓日, 凤衔金榜云间出。中贵腰鞭立倾酒,宰臣委佩观摇笔。 古称射策如弯弧,一发偶中何时无。由来草泽无忌讳, 努力满挽当亨衢。忆得当年识君处,嘉禾驿后联墙住。 垂钩钓得王馀鱼,踏芳共登苏小墓。此事今同梦想间, 相看一笑且开颜。老大希逢旧邻里,为君扶病到方山。
  • 楚关蕲水路非赊,东望云山日夕佳。薤叶照人呈夏簟, 松花满碗试新茶。楼中饮兴因明月,江上诗情为晚霞。 北地交亲长引领,早将玄鬓到京华。
  • 忆昨与故人,湘江岸头别。我马映林嘶,君帆转山灭。 马嘶循古道,帆灭如流电。千里江蓠春,故人今不见。
  • 朝辞官军驿,前望顺阳路。野水啮荒坟,秋虫镂宫树。 曾闻天宝末,胡马西南骛。城守鲁将军,拔城从此去。
  • 湘西古刹双蹲蹲,群峰朝拱如骏奔。青松步障深五里, 龙宫黯黯神为阍。高殿呀然压苍巘,俯瞰长江疑欲吞。 橘洲泛浮金实动,水郭缭绕朱楼鶱.语馀百响入天籁, 众奇引步轻翩翻。泉清石布博棋子,萝密鸟韵如簧言。 回廊架险高且曲,新径穿林明复昏。浅流忽浊山兽过, 古木半空天火痕。星使双飞出禁垣,元侯饯之游石门。 紫髯翼从红袖舞,竹风松雪香温黁.远持清琐照巫峡, 一戛惊断三声猿。灵山会中身不预,吟想峭绝愁精魂。 恨无黄金千万饼,布地买取为丘园。
  • 爽砧应秋律,繁杵含凄风。一一远相续,家家音不同。 户庭凝露清,伴侣明月中。长裾委襞积,轻珮垂璁珑。 汗馀衫更馥,钿移麝半空。报寒惊边雁,促思闻候虫。 天狼正芒角,虎落定相攻。盈箧寄何处,征人如转蓬。
  • 渔舟何招招,浮在武陵水。拖纶掷饵信流去, 误入桃源行数里。清源寻尽花绵绵,踏花觅径至洞前。 洞门苍黑烟雾生,暗行数步逢虚明。俗人毛骨惊仙子, 争来致词何至此。须臾皆破冰雪颜,笑言委曲问人间。 因嗟隐身来种玉,不知人世如风烛。筵羞石髓劝客餐, 灯爇松脂留客宿。鸡声犬声遥相闻,晓色葱笼开五云。 渔人振衣起出户,满庭无路花纷纷。翻然恐失乡县处, 一息不肯桃源住。桃花满溪水似镜,尘心如垢洗不去。 仙家一出寻无踪,至今流水山重重。
影相集珍
  • 青铜飞天神兽
  • 精品猴面古玉饰
  • 商代青铜器鸮卣
  • 飞天神马金带
  • 斗彩鸣凤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