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轶事

宋祁

朝代:(宋)

  (998-1061)字子京,安州安陆(今属湖北)人。后迁开封雍丘(今河南杞县)。天圣二年(1024)进士。历官国子监直讲、太常博士、尚书工部员外郎、知制浩、史馆修撰、翰林学士承旨等。卒谥景文。诗词多写优游闲适生活,语言工丽,描写生动,有“红杏枝头春意闹”(《玉楼春》)之句,世称红杏尚书。有集,已佚,今有清辑本《宋景文集》;词有《宋景文公长短句》。主要作品有:玉楼春(东城渐觉风光好)
更 多

人物生平

  宋祁的祖先是周武王所封的宋国君主微子,到了晚唐唐昭宗之时,时任御史中丞的高祖宋绅,因其言语不当而获罪,被罢免其官,遂举家迁于雍丘县双塔乡(今河南商丘民权县)。

  北宋天圣二年(1024年),宋祁与其兄宋庠同举进士,礼部本拟定宋祁第一,宋庠第三,但是章献皇后觉得不能弟弟不能排在哥哥的前面,于是定宋庠为头名状元,而把宋祁放在第十位,人称“二宋”,以大小区别,所以又有“双状元”之称。

  宋祁初为复州军事推官,后经孙奭(shì)推荐升任大理寺丞、国子监直讲。殿试之后授予直史馆,再升任太常博士,同知礼仪院。又升迁为尚书工部员外郎,修撰《起居注》。

  宝元二年(1039年)宋祁改担任盐铁句院,知制诰,升迁为天章阁侍制,判太常礼院,至国子监。在西北边境战事财政都吃紧的情况下,他写下了关于“三冗三费“的上疏。

  庆历元年(1040年),因其兄宋庠与宰相吕夷简不合被罢相之事,被贬为知寿州(今安微省凤台县),后至陈州(今河南淮阳县)。

  庆历三年(1043年)回朝,担任龙图阁学士、史馆修撰,奉皇帝的诏令同欧阳修合修《唐书》,前后历时十七年。

  庆历六年(1046年),宋祁升为右谏议大夫,出任群牧使。

  庆历八年(1048年),再次担任翰林学士。

  皇祐元年(1049年),宋祁因张贵妃册封之事被贬知许州(今河南省许昌市)。数月后又被召回,为侍读学士,史馆修撰,升迁给事中,兼龙图阁学士。

  皇祐四年(1052年),因其子犯罪之事,被贬知亳州(今属安徽省)兼集贤殿修撰。

  皇祐五年(1053年),又调知成德军(河北省正定县)升为礼部侍郎。又调到定州(河北省定县)。皇帝加封他为端明殿学士,特地升为吏部侍郎,知益州(今四川省成都市)。

  嘉佑四年(1059年),从益州回京后被授于三司使,后因包拯等上书说其兄宋庠任宰相,宋祁不宜任三司使,没能上任。之后皇帝加封他为龙图阁学士,知郑州。

  嘉佑五年(1060年),《唐书》修撰完毕,宋祁被升为左丞、工部尚书。

  嘉佑六年(1061年),宋祁回到京城拜翰林学士承旨,复任群牧使。

  嘉佑六年三月(1061年),宋祁卒于东京,卒后谥号景文。


作品介绍

文学
  宋祁曾自为墓志铭及《治戒》,自称“学不名家,文章仅及中人”。《郡斋读书志》说他的诗文多奇字。《四库全书总目》则认为:晁公武“殆以祁撰《唐书》,雕琢□削,务为艰涩,故有是言”。今存宋祁的诗文集已非完本,即以现存者而论,文章兼有骈体和散体,其中确有好奇之癖和诘屈聱牙之句。但也有博奥典雅的一面。有的散文如《题司空图诗卷末》写道:“噫!表圣,贤者也。以其贤故,一言一物为后人爱秘若此。宁当时之人举不及后人之知表圣耶?是不然。同时者□,异时者慕,尚何怪哉!”写得笔墨淋漓,有思想深度和感情色彩。诗歌也有特色,如《侨居》写道:“世路风波恶,天涯日月遒。”《送范希文》写道:“危言犹在口,飞语已磨牙。”寓慨极深,耐人吟味。宋祁也长于词,其词多写个人生活琐事,语言工丽,王国维称道其《玉楼春》“‘红杏枝头春意闹’,著一‘闹’字而境界全出”(《人间词话》)。清人辑有《宋景文集》。
  著有《益都方物略》、《笔记》、《宋景文集》、《大乐图》等,早佚。清人从《永乐大典》中辑有《宋景文集》62卷。近人赵万里辑有《宋景文公长短句》1卷。唐圭璋据以收入《全宋词》时又稍有增补。

目录学
  仁宗时,宋三馆(昭文馆、集贤院、史馆)所藏图籍,有谬乱不全之书,命翰林学士张观、知制诰李淑和宋祁等人,审勘馆阁正副样本,定其存废,有谬误重复者删去,内有差漏者,予以补写校正,仿唐《开元四部书目》之体,著为目录名《崇文总目》。与欧阳修合撰《新唐书·艺文志》,加录唐代学者自著之书,有28 469卷。对研究唐代学术文化多有帮助。


相关建筑

宋祁状元双塔
  宋庠(996-1066)字公序;宋祁(998-1061)字子京,兄弟二人,祖籍河南雍丘(今民权县双塔集)。宋仁宗天圣二年(1024)同科进士及第后,章宪太后谓弟不可先兄,将榜首的宋祁列为第十,宋庠擢为第一。世称“兄弟双状元”。并为之建塔谓之“双状元塔”。

地理位置
  状元双塔坐落在今河南省民权县双塔乡双塔集村。


轶事典故

词结姻缘
  有一天,宋祁宴罢回府,路过繁台街,正巧迎面遇上皇家的车队,宋祁连忙让到一边。这时只听车内有人轻轻叫了一声:“小宋。”待宋祁抬头看时,只看见车帘轻放,一个妙龄宫女对他粲然一笑。车队过去了,而美人一笑却令宋祁心旌摇荡,久久不能平静。回去后,宋祁便写了一首《鹧鸪天》(词为:“画毂(gǔ)雕鞍狭路逢。一声肠断绣帘中。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金作屋,玉为笼。车如流水马游龙。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记述这段如梦的经历,表达自己不得再见美人的怅然之情。

  词中“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一句,活化了唐朝诗人李商隐的诗句,却与词意境浑然一体。新词一出,立刻在京师传唱开去,后来传到了宋仁宗的耳朵里。皇帝便追问当时的人说:“是第几车上谁叫的小宋?”最后有个宫女站了出来,羞涩地说:“当时我们去侍宴,见宣翰林学士,左右大臣说:这就是小宋。我在车子里,也是偶然看到他,就叫了一声。”皇帝一听哈哈大笑,不久就召宋祁上殿,说起这件事,宋祁诚惶诚恐,羞愧难当。仁宗笑着打趣说:“蓬山并不远呀。”说完,就把那个宫女赏赐给了他。宋祁不仅官运顺畅,而且因佳曲而得一段姻缘,令时人艳羡不已。

临终遗诫
  宋祁后因病去世,临终前自己撰写了墓志铭,并亲自撰就一篇“遗戒”,教儿子们照他的话去做。

  “遗戒”中,宋祁交代了自己的后事:“三日殓,三日葬,慎无为流俗阴阳拘忌也。”叫儿子们丧事从简,不要被当时风俗所左右,也不必按当时习俗请阴阳地理先生看风水。并且告诫自己的儿子,下葬用一口简陋的棺木,只要能保遗体一段时间即可。这在当时,应该说是一种相当达观的思想观念。在“遗戒”的后半部分,他又具体交代了其他方面的事宜:“吾学不名家(意思是学问尚未成为一家),文章仅及中人,不足垂后(意思是所作文章非常一般,不值得传诸后世)。为吏在良二千石下,勿请谥,勿受赠。”甚至连“冢上植五株柏,坟高三尺,石翁仲(旧时守坟的石人像)、他兽不得用”都交代得一清二楚。他还怕儿子们不照自己的话去做,在“遗戒”最后,特意嘱咐:“若等不可违命。”

  从这份“遗戒”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宋祁教儿子不要追逐名利,不要随世俗行事,也不要追求奢华,要移风易俗,崇尚节俭,表现了高尚的思想情操。宋祁的“遗戒”,实是家教的好范例。

【展开内容】
  • 危轩冠层堞,永日付登临。寒雁犹能阵,乔柯自不林。溪流横趣岛,樵路侧依岑。西北虽堪望,浮云易作阴。南国冬无雪,居然气候迷。柔蔬傲霜甲,幽鸟逆春啼。神鼓声无歇,樵歌韵不齐。举头看白日,还过太山西。
  • 离邦嗟病免,道旧乐朋簪。刻画忘齐丑,膏肓倚郑箴。轩鸿溯霄路,和鹤答溪阴。为薙求羊径,时容一往寻。茕茕官绶解,落落饮瓢空。君惠容藏疾,交情助讳穷。倦谈嗟墨客,掉首觏鸿蒙。已卜良邻计,无忧吾道东。
  • 晓河回北陆,夕雨净西郊。水足鱼忘喣,林寒鸟恋巢。阁苔浮绿晕,社橘老丹包。谁与同真想,清风是淡交。气爽无馀暑,天高不住阴。霞残仍是绮,风冷即名金。烟沼双鱼乐,霜郊一鹗心。此时灵运唱,无复答愁霖。
  • 霜郊堪极目,万籁共骚骚。远水无穷绿,寒云自不高。候鸿差入渚,田雀短翔蒿。岁稔期民阜,中田馌冻醪。野迥人来少,天平鸟去长。鱼梁四寸罟,樵市五家浆。谷转留寒雾,霞休罢夕阳。不须教目极,即是到回肠。朔吹低凝野,层阴迥匝天。叶飘霜外柳,烟出烧馀田。晼晚流芳后,峥嵘急景前。平生鱼鸟志,宁免为留连。
  • 抱病苦幽忧,都城困倦游。身抛秃翁版,言入稗家流。世路风波恶,天涯日月遒。危心正无泊,持底喻穷愁。公宇静寥寥,居然俗意销。屐閒谁记齿,带适自忘腰。亩首秋残穫,城西日暮樵。比来行乐熟,随意度溪桥。
  • 春物在无几,景随人意閒。笋生迷坞缺,花尽失林殷。坠絮来何所,轻云久未还。持杯问流照,肯信有朱颜。天意歇馀芳,人閒日始长。落花风观阁,睡鸭雨池塘。稍倦持螯手,犹残婪尾觞。春归无所预,羁客自回肠。日晏休尘虑,中园眷物华。惊禽曳啼去,弱柳受吹斜。暝早月沈碧,凉生水进涯。悠然望层堞,千翅度昏鸦。
  • 初闻蜀树蝉,含喝晚风前。便把凄凉意,催成摇落天。易惊惟远客,所得是流年。空腹悲何事,繁于五十弦。残蜕抛何处,新声集迥枝。岁芳鵙后妒,露信鹤前知。风坞嘶清御,霞梢咽暝规。此时兼一叶,并助长年悲。劳君惊暮节,助我思流年。嘒若横吹管,繁如未破弦。城残嘶外月,林暝噪馀烟。块坐秋风里,潘郎鬓飒然。
  • 秘幄留高议,雄边倚茂勋。风流自南国,礼乐得中军。卧疾初无损,遗忠忍遽闻。寝门今日恸,长作死生分。谁为云亡恨,曾无可赎身。江山归国路,桃李泣蹊人。追册君恩厚,题功史笔新。所嗟经济事,不及相平津。
  • 拂世谟谋盛,端朝载采熙。上前推汲直,天下咏曹随。密启多焚草,加餐餍嗜葵。不图霜露疾,奄忽丧元龟。震邸陪翔凤,天坛侍祭牲。参谋大丞相,别对小延英。上栋方隆国,颓山遽奠楹。武公年不至,辅德是功名。忧国神无爱,呼医体寖臞。人忧一台坼,帝遣两驺扶。临视回襄御,遗言入舜谟。七兵荣赠册,沉础贲龟趺。密勿千龄旦,生平三命恭。承家男得凤,择婿女乘龙。酂邑穷遗产,邢山卜素封。空馀吊客泪,倾海望长松。
  • 尽瘁辞当国,均劳得偃藩。幄中留秘画,天下满危言。日企还三事,宁图閟九原。谁将河海泪,一洒问乾坤。下阁成忧疢,飞邮走诏医。遵鸿徒望渚,浴凤不归池。宣室君朝罢,翘车客涕垂。正应廊庙上,画一奉萧规。翣路风号野,松阡水溢荥。滕君今见日,傅魄上骑星。诒训金籯满,图功籀史青。空嗟令君坐,千古掩馀馨。
影相集珍
  • 虎头兽纹组合酒器
  • 雕花银镜精品
  • 青铜飞天神兽
  • 明清雕字古玉
  • 鎏金卧犬兽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