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轶事

楼钥

朝代:(宋)

  楼钥(1137~1213)南宋大臣、文学家。字大防,又字启伯,号攻媿主人,明州鄞县(今属浙江宁波)人。楼璩的三子,有兄长楼鐊、楼锡,与袁方、袁燮师事王默、李鸿渐、李若讷、郑锷等人。隆兴元年(1163年)进士及第。历官温州教授,起居郎兼中书舍人,大定九年(1169年),随舅父贺正旦使汪大猷出使金朝。嘉定六年(1213年)卒,谥宣献。袁燮写有行状。有子楼淳、楼蒙(早夭)、楼㴋、楼治,皆以荫入仕。历官温州教授、乐清知县、翰林学士、吏部尚书兼翰林侍讲、资政殿学士、知太平州。 干道间,以书状官从舅父汪大猷使金,按日记叙途中所闻,成《北行日录》。
【展开内容】
更 多

个人成就

藏书

  楼钥学宗朱熹,性喜藏书,祖父楼郁家中藏书万余卷,筑东楼于月湖畔,藏书楼名“东楼”。好书不倦,自六经至百家传记,无所不读,家藏书万卷,手抄居半。贯通经史,酷嗜典籍,如诸子百家、音训小学诸书,悉究其渊奥。聚书逾万卷。凡精椠著本、刻本、抄本,必一一收藏,皆手自校雠,甚至动员奴婢亦参与校书之事,称善本者颇多。至晚年为得潘景宪的八十二篇《春秋繁露》一书,仍转辗访求,得而后快,是当今传世的唯一之本,《崇文总目》中所载只30篇。历几十年之聚集,东楼藏书逾万卷。内有楼钥随使金时所撰《北行日录》和深得世人推崇的楼钥名著《攻媿集》一百二十卷。时东楼经常接待读者:“客有愿传者,辄欣然启帙以授。”(光绪《鄞县志》)。“门前莫约频来客,坐上见观未见书。”(楼钥诗句,王应麟札)。藏书乐于出借给他人观览,有愿抄录者,则欣然启帙以授。其“东楼”藏书,与同邑藏书家史守之称为“南楼北史”。藏书印有“四明楼钥”。到了南宋末年,元兵南下,东楼藏书终随改朝换代而渐渐散失。至明末更全数败落,旧宅多归王家墩汤氏所有。

文学

  楼钥因长期供职于内廷,擅长内外制及书奏启札之类应用文字。他博通经史,讲求实学,在训诂小学诸方面能纵贯古今,论述大多可信。其题跋文字尤以原原本本、证据分明而为后世所重。《北行日录》为其早年作品,按日记叙使金时行程见闻,反映了中原残破及人民生活的状况,表现了伤时忧国的情绪。

  他的诗中也有这种感情的流露,如“中原陆沉久,任责岂无人”(《泗洲道中》)、“膏腴满荆棘,伤甚黍离离”(《灵壁道中》)。其写景咏怀之佳作,古体诗多雄奇壮美,如《大龙湫》、《连云亭望海中诸山》等,而近体诗则工于声偶,往往流丽,如“行尽杉松三十里,看来楼阁几由旬”(《同王原庆知道游天童》)、“一百五日麦秋冷,二十四番花信风”(《山行》)之句,皆为后人激赏。但饯送酬答,与人唱和而风格平庸的作品,为数也不少。

  所著《攻媿集》,原为120卷,流传中有所散佚,清四库馆臣复删去“青词”数卷,编定为今本112卷。前14卷为古、今体诗,以下为状札、表笺、奏议、外内制、序记书启、墓志等应用文,末两卷为《北行日录》。有武英殿聚珍版本,《四部丛刊》影印聚珍本及《丛书集成》本。

【展开内容】
  • 捷径指终南,索价讥少室。穷达岂无命,踏地胡不实。之人吏海隅,所吐百未一。夷涂澹无营,君其有终吉。
  • 南明千古秀,庆源久益新。剡溪照人清,况复屈斯人。掺袪不容留,椒觞思拜亲。他年风雪中,扁舟傥知津。
  • 年来叹离群,磨琢殆无几。资凡学益落,驽骀费尺箠。羡君富春秋,发轫方自迩。骅骝更著鞭,洗眼日千里。
  • 平生贪贤心,山川恨悠缅。宁知日相见,怀抱竟不展。樽酒了无暇,离情果深浅。室迩犹许疏,况今乃真远。
  • 刘郎鸾栖海濒邑,不减向来人姓习。凛然躯干即之温,语恐伤人中有立。论交虽厚笑甘醴,御吏以严无束湿。公馀黄卷频卷舒,艺圃工夫日加葺。永嘉素多君子僚,休沐新盟有清集。伯伦忽去谁鲸吸,欲挽不留情悒悒。君年方盛才有馀,逸骥宁容在羁絷。期君速蹈功名机,塞草连云朔风急。
  • 济南刘夫子,生来逢百罹。乃翁负长才,宦游至京西。时当建炎间,寇盗纷不齐。转徙入湖广,一家屡阽危。五羊买海舟,万里向鲒埼。舟破投永嘉,有如鸟择栖。哀哀老治中,藁葬山之垂。母家在衡阳,孤嫠往相依。久卧漳滨疾,羁穷命如丝。事母以孝闻,执丧礼无亏。庐墓屏荤茹,至行彻丹墀。有诏宠数蕃,得官祇奉祠。行年六十二,霜髯照厖眉。慨然念防墓,千里来海涯。西山如莲华,古今冢累累。况此久宿草,芜秽不复治。孝思虽甚切,冥漠何从推。行道为兴叹,智力无所施。有僧几九龄,自言记当时。君闻亟叩请,东冈指荒基。吾师慕泓公,少也从吾师。墓中有版识,仓猝不暇碑。素棺无石椁,灰炭周四围。君方感斯言,钻穴从旁窥。其言皆可验,自此不置疑。惟馀盖棺木,遗骨不堪移。斲石表故阡,遂塞无穷悲。此僧老而壮,斗酒如覆卮。与君登山椒,下上几如飞。竣事才数日,溘然不可为。孝感人益仰,真有神相之。君曰某不孝,迁奉致失期。未得如有失,既得涕满颐。嗟我诚寡陋,识君顾已迟。一朝来短札,谓我从此辞。皎皎真白驹,安得施絷维。戴侯旧山长,参语心相知。谓余当诗此,颓风激浇漓。世出世间法,君方探玄机。引證即剩语,焉用骫骳词。衡阳尚寄书,当有鸿雁归。后会渺无日,为赋古别离。
  • 熟知明主可忠言,奏牍方陈意已传。人言能逊千乘国,我自能补九重天。拔山转石孰难易,烂额徙薪谁后先。不用更论如许事,把君征袂且茫然。
  • 清朝重争臣,选取妙一世。矫矫刘御史,一鹗胜百鸷。顾瞻最有力,步武亦严毅。一生忧国心,千古敢言气。气足充所学,文能行其意。遇事辄奋发,触邪无顾忌。乘骢行且止,敛手已知避。但思补衮阙,何暇为身计。独立当雷霆,三进气弥厉。去鲁固迟迟,出昼岂濡滞。上终行其言,群贤争挽致。将输向潼川,寓直尚中秘。风裁仰清峻,进退审难易。伊昔联周行,睽违十馀岁。来为同舍郎,愈笃金兰契。洗眼看腾上,宁知揽征袂。抗章叹高绝,勇退尤知愧。去勿穷日力,予环日月冀。承君送道乡,硬语吁可畏。毋以此自满,当为不止是。临别提斯言,少尽交朋谊。万里苟同心,吴蜀安有异。
  • 秘甚先天学,谁传陆士龙。上方留自近,天岂不相容。契托君家厚,情惟我辈钟。慇勤训犹子,他日使追踪。
  • 高士不为簿,子严论独殊。不遭何不可,而况主簿乎。夫君岂其裔,南明筮仕初。要知官无卑,禄可代耕锄。正须勾小稽,使民能乐输。矧复兼尉曹,鼠窃随除驱。两职去民近,亨途此权舆。君诚吾里秀,贤厚素有馀。埋蛇有阴德,映雪读古书。起家决儒科,乡评足名誉。妻以兄之子,相与久相娱。小别不足惜,未免掺子袪。邑境连台剡,好山环四隅。二子丞邻封,川陆通舟车。乘兴或一往,径欲造庭除。公馀想绩文,尤当惜居诸。会看兴公赋,掷地金声如。
影相集珍
  • 商代青铜器鸮卣
  • 精美青花瓷珍品
  • 上古雕纹玉环
  • 银错金飞禽走兽雕画镜
  • 青铜飞天神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