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轶事

楼钥

朝代:(宋)

  楼钥(1137~1213)南宋大臣、文学家。字大防,又字启伯,号攻媿主人,明州鄞县(今属浙江宁波)人。楼璩的三子,有兄长楼鐊、楼锡,与袁方、袁燮师事王默、李鸿渐、李若讷、郑锷等人。隆兴元年(1163年)进士及第。历官温州教授,起居郎兼中书舍人,大定九年(1169年),随舅父贺正旦使汪大猷出使金朝。嘉定六年(1213年)卒,谥宣献。袁燮写有行状。有子楼淳、楼蒙(早夭)、楼㴋、楼治,皆以荫入仕。历官温州教授、乐清知县、翰林学士、吏部尚书兼翰林侍讲、资政殿学士、知太平州。 干道间,以书状官从舅父汪大猷使金,按日记叙途中所闻,成《北行日录》。
【展开内容】
更 多

个人成就

藏书

  楼钥学宗朱熹,性喜藏书,祖父楼郁家中藏书万余卷,筑东楼于月湖畔,藏书楼名“东楼”。好书不倦,自六经至百家传记,无所不读,家藏书万卷,手抄居半。贯通经史,酷嗜典籍,如诸子百家、音训小学诸书,悉究其渊奥。聚书逾万卷。凡精椠著本、刻本、抄本,必一一收藏,皆手自校雠,甚至动员奴婢亦参与校书之事,称善本者颇多。至晚年为得潘景宪的八十二篇《春秋繁露》一书,仍转辗访求,得而后快,是当今传世的唯一之本,《崇文总目》中所载只30篇。历几十年之聚集,东楼藏书逾万卷。内有楼钥随使金时所撰《北行日录》和深得世人推崇的楼钥名著《攻媿集》一百二十卷。时东楼经常接待读者:“客有愿传者,辄欣然启帙以授。”(光绪《鄞县志》)。“门前莫约频来客,坐上见观未见书。”(楼钥诗句,王应麟札)。藏书乐于出借给他人观览,有愿抄录者,则欣然启帙以授。其“东楼”藏书,与同邑藏书家史守之称为“南楼北史”。藏书印有“四明楼钥”。到了南宋末年,元兵南下,东楼藏书终随改朝换代而渐渐散失。至明末更全数败落,旧宅多归王家墩汤氏所有。

文学

  楼钥因长期供职于内廷,擅长内外制及书奏启札之类应用文字。他博通经史,讲求实学,在训诂小学诸方面能纵贯古今,论述大多可信。其题跋文字尤以原原本本、证据分明而为后世所重。《北行日录》为其早年作品,按日记叙使金时行程见闻,反映了中原残破及人民生活的状况,表现了伤时忧国的情绪。

  他的诗中也有这种感情的流露,如“中原陆沉久,任责岂无人”(《泗洲道中》)、“膏腴满荆棘,伤甚黍离离”(《灵壁道中》)。其写景咏怀之佳作,古体诗多雄奇壮美,如《大龙湫》、《连云亭望海中诸山》等,而近体诗则工于声偶,往往流丽,如“行尽杉松三十里,看来楼阁几由旬”(《同王原庆知道游天童》)、“一百五日麦秋冷,二十四番花信风”(《山行》)之句,皆为后人激赏。但饯送酬答,与人唱和而风格平庸的作品,为数也不少。

  所著《攻媿集》,原为120卷,流传中有所散佚,清四库馆臣复删去“青词”数卷,编定为今本112卷。前14卷为古、今体诗,以下为状札、表笺、奏议、外内制、序记书启、墓志等应用文,末两卷为《北行日录》。有武英殿聚珍版本,《四部丛刊》影印聚珍本及《丛书集成》本。

【展开内容】
  • 花披催蝶舞,柳暗受莺迁。过眼忽新梦,回头谁少年。溪云随笋供,山雨近梅天。诗思正无赖,一声来杜鹃。飞花一片减风光,不待红稀意已伤。今岁馀春能几许,浮生此日更须忙。陇头有雨麦初秀,林下无人兰自芳。夜倚疏棂诵佳句,好风如水月如霜。
  • 从昔传家学,当今良史才。声名冠西蜀,风节象东台。朝迹收何速,归心挽不回。一麾从此去,万里可能来。旧矣唐安郡,龙潜府号新。当年一绛帐,今日两朱轮。民意来何暮,仁声煖似春。剑南毋恋却,鳌禁要词人。秘甚先天学,谁传陆士龙。上方留自近,天岂不相容。契托君家厚,情惟我辈钟。慇勤训犹子,他日使追踪。
  • 阁下相期久,山中把酒稀。未能容我去,又复送君归。柱史宁终隐,威颜暂咫违。壮心谁与语,看剑一灯微。无人为辨乐羊书,却向空山问草庐。世上荣枯无定在,眼前毁誉竟何如。寸心未彻九重上,百口仍行万里馀。只恐君王思旧学,便看飞诏促严徐。东溪诗似老弥明,倾盖论诗绝点尘。笔墨为供无尽藏,江湖乞得自由身。出门远送成惆怅,无计相留更主臣。但愿皇天开老眼,不应空谷滞斯人。
  • 二子俱从宦,重亲足自怡。汝能行幼学,吾岂恨轻离。平日自知己,真心更与谁。临文有遗忘,此是忆儿时。处己幸寡过,居官勿愿馀。动成经岁别,剩寄几行书。公退仍多学,心清任索居。但知行所职,通塞听何如。
  • 亭下水吞空,轻舟处处通。闲情谁得似,逸兴更何穷。诗社率相过,醉乡时一中。我家元不远,只在小桥东。平日君多暇,如今我亦闲。人归真得地,吏隐胜居山。烟浪一千顷,茅檐三四间。天寒倚修竹,空翠湿攲鬟。
  • 琴弈心偏好,丹铅手自磨。衰翁会同社,吾子揖馀波。歌动玉条脱,酒倾金叵罗。好为文字饮,行乐未宜多。山色蓝初染,湖光镜始磨。竹梢轻坠雨,花片乱随波。麈尾挥东晋,龙舟吊汨罗。莫愁春易老,畅饮一春多。澄江如练净,新月似镰磨。老柳飘轻絮,良苗飐细波。歌声追古郢,诗价怯新罗。到处还成醉,芳醪旨且多。暮年甘散诞,壮志久消磨。自愧今摩诘,谁怜老伏波。清新惭庾信,敏慧谢甘罗。惟有诗情在,犹能益办多。
  • 不见适斋老,于今三四秋。弟兄登宦路,亲党驻行舟。老病无诗思,衰怀重别愁。外家门户盛,勉力绍箕裘。外氏蒙恩厚,文昌独我知。居惭酷似舅,喜有宁馨儿。遇事行方便,褆身谨护持。公馀定多暇,黄卷有馀师。蚤岁过秋浦,贪程不入关。君今参俭幕,时得上齐山。肤使资关决,贤侯伴宴閒。好音频寄我,赖此一开颜。之子游何许,平州更玉州。山川称胜绝,幕府信风流。翠巘寒逾秀,金莲夜不收。天涯念乡国,少上仲宣楼。见说荆门地,如门蔽楚荆。旧时为内郡,今日号边城。但守平平策,毋求赫赫名。勉哉关决际,从此振家声。
  • 上到危层莫唤仙,祇凭横槛挹江天。江天如许来借眼,何用征侨更偓佺。多少寻仙更不还,渺茫竟堕有无閒。使其真有毋庸唤,仙自曾城我自山。
  • 垂上青云去,如何乘贰车。轻为千里别,时寄几行书。剸剧才无滞,传家学有馀。当涂足知己,应不费吹嘘。闻说巴陵好,楼高占古城。湖光千顷白,山色一螺明。赤壁沈沙戟,苍烟老树精。好诗收拾取,寄我慰离情。
  • 门号签书府,心存攻愧斋。倚栏临曲沼,扶杖看悬崖。槁叶鸣轻雨,残山拥半阶。退公成吏隐,足以畅幽怀。平生苦欲住山间,每恨家居不傍山。游倦忽来参宥密,公馀却得对孱颜。援琴万壑自同响,缓步一丘犹可攀。信美终非吾久处,乞身惟待老乡关。
影相集珍
  • 精品猴面古玉饰
  • 虎头兽纹组合酒器
  • 精美青花瓷珍品
  • 母子象尊
  • 青铜飞天神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