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轶事

陈著

朝代:(宋)

  (一二一四~一二九七),字谦之,一字子微,号本堂,晚年号嵩溪遗耄,鄞县(今浙江宁波)人,寄籍奉化。理宗宝祐四年(一二五六)进士,调监饶州商税。景定元年(一二六○),为白鹭书院山长,知安福县。
更 多

生平

  陈著,鄞县(今浙江宁波)人。宋朝词人。1214年生。宝祐四年(1256)进士。官著作郎,出知嘉兴府。忤贾似道,改临安通判。著有《本堂文集》九十四卷。

  四年,除著作郎。以忤贾似道,出知嘉兴县。度宗咸淳三年(一二六七),知嵊县。七年,迁通判扬州,寻改临安府签判转运判,擢太学博士。十年,以监察御史知台(樊传作合)州。宋亡,隐居四明山中。元大德元年卒,年八十四。有《本堂文集》九十四卷,各本文字多残缺错漏,其中诗缺二卷。事见清樊景瑞撰《宋太傅陈本堂先生传》(见清光绪本卷首),清光绪《奉化县志》卷二三有传。

【展开内容】
  • 雨帘高卷,见榴花、应怪风流人老。是则年年佳节在,无奈闲心悄悄。巧扇风轻,香罗雪湿,梦里曾看了。如今溪上,欢盟分付年少。 遍是眉好相宜,呼儿扶著,把菖蒲迎笑。说道浮生饶百岁,能有时光多少。幸自清贫,何妨乐趣,谱入瑶琴调。杯杯酒满,这般滋味谁晓。
  • 杜鹃啼正忙时,半风半雨春慳霁。酴醿未过,樱甜初熟,梅酸微试。一种红芳,九苞真色,舞窗翻砌。自仙樊去后,无人题凤,阑干外、成孤媚。 谁信阳春妙手,锦云机、新番裁制。东君冷看,如何描摸,天然艳美。浑欲乘风,又如羞日,做双飞艳。伫骖鸾,称得花前弄玉,与吟箫婿。
  • 霁晓楼台,斜阳渡口,凉腋新声初到。占断清阴,随意自成宫调。看取次、颤引薰风,想无奈、露餐清饱。有时如、柔袅琴丝,忽如笙咽转娇妙。 谁知忧怨极处,轻把宫妆蜕了,飞吟枝杪。耳畔如今,凄感又添多少。愁绪正、萦绕妆台,怎更禁、被他相恼。送残音、立尽黄昏,月明深院悄。
  • 百花开遍园林,又春归也谁为主。深黄浅紫,娇红腻白,他谁能妒。似不胜情,醉归花月,梦回云雨。又丰肌、恰被东风摇动,盈盈底、霓裳舞。 世事纷纷无据。与杨花、飞来飞去。当年斗大,知他多少,蜂窥蝶觑。金谷春移,玉华人散,此愁难诉。漫寻思,承诏沈香亭上,倚阑干处。
  • 晓村深处,记当年、轻被东风吹别。重得相看春雨屋,心事从头细说。深院灯寒,流苏帐暖,曾梦梅花月。如今何在,消凝分付啼鴂。 亭馆飞入腥烟,残香惟有,数朵酴醿雪。旧燕寻巢来又去,也觉双飞声咽。泛梗生涯,空花世界,且做杯中活。可人兰玉,风光还有时节。
  • 北马飞江过。画图中、花城柳郭,万摧千挫。羌管直惊猿鹤梦,愁得千山翠锁。有多少、风餐雨卧。回首西湖空溅泪,醉沈沈、轻掷金瓯破。平地浪,如何ED51。 君家志气从来大。舞蓝袍、牵丝幕外,肯饶他个。谁料腥埃妨阔步,孤瘦依然故我。待天有情时须可。且占雪溪清绝处,看精神、全是梅花做。嫌暖饱,耐寒饿。
  • 对南山翠峭。几百年、银青门第转好。梅花弄春小。向重帘暖处,华筵开早。斑衣簇绕。舞香云、哄堂颂祷。稳生涯、都自心田,自有老天堪靠。应道。 □□□□,乐事难逢,可轻过了。鲈肥蟹健,桑落酒、酿来妙。称瑶卮争劝,襟怀宽放,一点尘嚣不到。但从今、家庆年年,醉乡里笑。
  • 障暑稠阴,梳凉细缕,□□□□□□。露腋玲珑,多少闹中幽趣。断又续、可是无情,□相送、短长亭路。记春风、曾著莺啼,便娇那得袅如许。 知音人自暗省,凝睇青云影里,黄昏犹伫。一部笙琴,消得翠腰供舞。堪对景、翻入新妆,鬓影低、衬教眉妩。试回头、旧日章台,怕听声咽处。
  • 袅入风腔,清含露脉,声在丝丝烟碧。破暑吹凉,天付弄娇双腋。似恋恋、舞翠纤腰,断还续、忍相离拆。最欢时、微雨初晴,夕阳犹湿淡云隔。 新来多少怆感,心怕无情过马,攀条惊著。梦里妆台,休说听来曾昨。凝伫漫、番节笙音,暗自将、玉阑轻拍。问谁能、唤起陶潜,醉翁同赋却。
  • 吾菊山翁,鹤骖来自蓬云界。平铺心地有天知,楚楚生兰B54B。膝下青衫舞拜。更参差、斑衣戏队。清闲无事,门外从他,惊尘飞隘。 寿八千年,百分才一朱颜耐。何妨长主翠嵩春,酒约诗盟在。家庆堂前欢会。领霞卮、醺红浅带。是人说道,真吕先生,风流潇洒。常裹吕公巾。
影相集珍
  • 母子象尊
  • 虎头兽纹组合酒器
  • 商代青铜器鸮卣
  • 精品猴面古玉饰
  • 明清雕字古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