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轶事

方回

朝代:(宋[宋末元初])

  方回(一二二七~一三○七),字万里,一字渊甫,号虚谷,别号紫阳山人,歙县(今属安徽)人。早年以诗获知州魏克愚赏识,后随魏至永嘉,得制帅吕文德推荐。理宗景定三年(一二六二)进士,廷试原为甲科第一,为贾似道抑置乙科首,调随州教授。吕师夔提举江东,辟充干办公事,历江淮都大司干官、沿江制干,迁通判安吉州。时贾似道鲁港兵败,上书劾贾,召为太常簿。以劾王爚不可为相,出知建德府。恭帝德祐二年(一二七六),元兵至建德,出降,改授建德路总管兼府尹。元世祖至元十四年(一二七七)赴燕觐见,归后仍旧任。前后在郡七年,为婿及门生所讦,罢,不再仕。以诗游食元新贵间二十余年,也与宋遗民往还,长期寓居钱塘。元成宗大德十一年卒,年八十一。回诗初学张耒,晚慕陈师道、黄庭坚,鄙弃晚唐,自比陆游,有《桐江集》六十五卷(《剡源文集》卷八《桐江诗集序》),已佚。又有《桐江续集》,系元时罢官后所作,自序称二十卷,《千顷堂书目》作五十卷,今残存三十六卷。另有《瀛奎律髓》等行世。回以宋守土官腼颜仕元,以“大物既归周,裸士来殷商”(本集卷二五《送男存心如燕二月二十五日夜走笔古体》)开解,并谀元为“今日朝廷贞观同”(本集卷二四《送丘子正以能书入都……》),诚属可鄙,所以为周密《癸辛杂识》别集卷上所深诋。周斥其曾以梅花百咏谀贾似道,当为事实,集中有“向来世故未曾识,折腰此人(似道)觊斗升”(卷二三《三月二十日张君𫐐约饮王子由紫霞道院酒字为韵》),即为此事之证明。因此前人虽辨周密斥方回或有私愤,而回人品确不能称道。事见本集有关诗文,明弘治《徽州府志》卷七有传。 方回诗,以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为底本。校以清抄《虚谷桐江续集》(四十八卷,简称清抄本,藏北京图书馆),两本卷次不同,非出一源。底本诗集外之诗、校本多出底本之诗及新辑集外诗,另编一卷。
【展开内容】
  • 一夕五七起,起辄搔我头。明月挂檐前,独饮凭危楼。清晓上参井,黄昏移斗牛。残暑未云退,幸已臻新秋。天上有银河,化酒还肯不。大醉更无梦,小醉亦无愁。
  • 一日无酒饮,一日意不乐。一夜无酒饮,一夜睡不著。后生殊未知,老人今始觉。万卷漫读书,千金空服药。我有一杯酒,大胜凌烟阁。酣歌脱头巾,毛发动褒鄂。
  • 易象丽泽兑,朋友以讲习。设官为之师,义取互相益。六位六爻画,分明如六人。君子不可疏,小人不可亲。初以刚居下,不与四为应。和兑未有疑,吉士故可信。二以刚居中,承三其人柔。孚兑内不感,有吉无悔尤。六三柔失位,其凶曰来兑。来兑欲媚我,妄说政可外。九以刚居四,六处三五间。商度久乃决,在恶三之奸。五象师之位,刚德既中正。上比六见剥,愿勿信彼佞。极说不知已,引三之柔类。此道未光大,正人所遐弃。一令而民说,燮调奠乾坤。一言朋友说,师道亦云尊。大哉说之道,惟以刚为主。师友相与间,柔佞谨勿取。
  • 十年共艰难,老友杨明府。贤令实所赖,拙守何足数。尚忆纷纭初,天地沸鼙鼓。穷山古未见,倏忽集万马。家财吝不捐,宁保杀与掳。公一无所爱,什器亦遭斧。我书寄歙山,万卷弃草莽。即令两秃翁,衣破缺纫补。独有浩然气,依旧塞□□。□□白云村,连榻晓共语。
  • 今日到桐庐,登堂拜寿母。□□□□□,□□□□□。人间富豪儿,吾事弗如汝。汝纵□□□,□□□□□。□□□□□,□□□□□。
  • 谁实生成之,谚谓慈父母。彼锦衣玉食,及朱弦镂簋。公但宝一砚,百倍似胜汝。我眠公浩唱,犹有半夜许。可亲未易别,依依睇烟雨。
  • 宿羽同夜林,天明各分飞。人生尘土内,别易会合稀。我自钱塘来,君从宣城归。初喜望颜色,昔癯今似肥。细视久乃觉,翛然不胜衣。老至故当尔,閒心厌尘鞿。户门岂可忽,仕宦未为非。迩来三径荒,园花减芳菲。政坐行作吏,耕稼始愿违。子婿环我前,设席灯烛煇。邃庑考画鼓,崇盘荐琼蕤。友道比衰丧,闻客扃重扉。独此意不然,壶倒觞屡挥。酒醒日已出,行行穿山围。回首重回首,晴川渺烟霏。
  • 忆昨与君同榻时,奇温叠重狨豹皮。醉卧呕吐污茵帐,君不诮责予不知。一从建康出城去,七里八冈泥涉路。一步一滑不可度,始复思君寝处处。幸有笋舆犹得乘,其实不胜其战兢。句容破店无卧榻,一夜打坐如禅僧。老顽穷健耐辛苦,地角天涯迷处所。客中知我何如人,店妪无赖肆讥侮。蹉跎六十二年身,明日又见新年春。祇应独坐思乡客,犹胜孤征失路人。
  • 山水吾州称绝奇,间生杰出当如之。不行天上五岭路,焉识人间二程诗。无逸幼槃金华似,才翁子美欧阳知。怒流汹涌各分派,万折到海夫奚疑。
  • 融融泄泄非烟雾,金门玉堂严陛枑。上帝高居朝百灵,神人真官俨无数。九华种德萱堂仙,许傍红云听韶頀。琼林宴罢偃霓旌,诏赐麒麟引归路。似牛非牛斯何祥,梦觉生此玉树郎。渥洼汗马实非马,洛洞髯珠谁谓羊。天上真龙世莫测,例晦头角韬晶光。梦中之牛颇类此,岂果啖刍甘服箱。忠臣事君比蝼蚁,慈父爱子号豚犬。鸠雎夫妇雁兄弟,托物取象意微婉。冉耕伯牛司马牛,大贤名字何赫烜。得非此母奇此儿,他年负重能致远。绣舆羽卫归蓬莱,奇徵异兆犹昭回。作亭大刻梦牛记,银黄上冢兼荣哀。函关道士驾西迈,万岁树精焉在哉。邂逅便当知止足,拽转鼻头归去来。
影相集珍
  • 上古雕纹玉环
  • 雕花银镜精品
  • 精品猴面古玉饰
  • 银错金飞禽走兽雕画镜
  • 商代青铜器鸮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