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艺术
  • 希望 • 皮埃尔·皮维·德·夏凡纳 【查看详情】

    (巴尔的摩沃尔特斯美术馆)

    法国在1870年的普法战争中失败了,法国政府处于一蹶不振的状态之中。人民看到了这样的社会现实,希望自己的民族能够奋发振兴起来。《希望》正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创作出来的。画中描绘了一位坐在荒野废墟上的美丽纯洁的少女,她身着洁白的衣裙,手持着橄榄枝,仪态端庄娴静,给人一种通过战争之后希望和平的理想,少女形象本身也给人以青春长存的光彩夺目的感觉。画家以少女的形象象征法兰西祖国,她满怀希望地憧憬着未来,并坚信一切痛苦和哀伤都会过去,阴云去后必将是充满美好的阳光。画面色调纯静柔和,荒凉的废墟上点缀着孕育新生命的小花草,布满朝霞的天空被推向画面上方边缘,这使轻淡的画面内涵有力度的分量感。这幅画作于普法战争法国失败后的第二年。
  • 贫穷的渔夫 • 皮埃尔·皮维·德·夏凡纳 【查看详情】

    (巴黎奥赛博物馆)

    早在1863年夏凡纳就曾画过两幅组画,即《劳动》和《休息》。他十分熟悉渔民的劳动和生活,也十分同情这些处于社会低层的劳动者的苦难处境,为了从事这方面的题材创作,曾画了很多速写,最终完成了这幅代表名作。画中塑造了一位立于小渔船上的渔夫,低头祈祷求鱼的情态。他处于近景,大块水面上岸坡交错,分割的水面产生构图变化的美感,中景草地上有采集野花的妻子和入睡的孩子,给人一种寄美好希望于后代的意趣。整个画面肃穆沉静,优美的自然和贫穷的人生同时展现在人们面前,既是画又是诗。这幅画在沙龙展出时曾遭到评论界的攻击,说是对米勒《晚钟》一画的模仿。其实在法国画家的眼里,农民和渔民的命运是相同的。
  • 俄狄浦斯和斯芬克斯 • 居斯塔夫·莫罗 【查看详情】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希腊神话中是“神人同形”的,斯芬克斯是狮身人首的女妖,长得很美,曾受过文艺女神缪斯的教养,很有学问。当她出现在忒拜城时就成了那里的一个大害,她盘踞山口要道,每当遇见过路人就用“早上四只脚,中午两只脚,晚上三只脚”的谜叫人猜,猜不出者即被她吃掉。忒拜城国王又被一过路人所杀,王国政府不得不以美丽的王后伊俄卡斯忒的婚约为赏召示天下:谁杀死斯芬克斯就当国王并取王后为妻。揭榜者为俄狄浦斯,他揭了谜底是人,这使斯芬克斯跳崖自杀。俄狄浦斯当了国王又娶了王后,不幸的是他就是王子,既杀了父王又娶了母亲为妻,当他知道犯了大罪后就自残双目成了流浪盲丐。在这幅画中描绘了美丽的斯芬克斯挡住英雄俄狄浦斯的去路,以耸立的山峰作背景,英雄以坚定怒视的目光看着女妖,预示着将发生的智慧与勇气的较量。画面的前景露出一只丧命的路人的脚,暗示以往发生的悲剧。画面人物与环境造型以古典主义写实手法与神秘主义境界相结合,形象蕴含着善与恶及智慧的较量。
  • 奥迪普斯和斯芬克斯 • 居斯塔夫·莫罗 【查看详情】

    (哈佛大学福格艺术博物馆)

    取材于希腊神话:在忒拜城外出现一个可怕的怪物,它长着美女的头、狮子的身体,人们叫它斯芬克斯。它是巨人堤丰与蛇妖厄喀德那生的女儿之一。斯芬克斯虽是狮身人首的女妖,可她长得很美又有学问,当她出现在忒拜城山道口时,每遇到过关人就用“早上四只脚,中午两只脚,晚上三只脚”的谜语让人猜,凡猜不出者皆被吃掉,被她害的人不计其数。于是忒拜国宣告,谁能除掉妖魔,将就任忒拜国王,并娶新死了丈夫的王后为妻,过路英雄奥迪普斯勇敢前去与妖魔对阵,揭开的谜底是“人”,并铲除了斯芬克斯。于是他当了国王,娶了王后为妻。可悲的是他曾杀死的国王是他的生父,现在又娶了生母为妻。不久他知道自己误杀父王又娶母为妻犯了大罪,就挖掉自己双目,成了一个流浪盲丐。
  • 拿着俄耳甫斯头颅的色雷斯姑娘 • 居斯塔夫·莫罗 【查看详情】

    (巴黎奥赛博物馆)

    这幅画取材于希腊神话:俄耳甫斯是阿波罗和掌管史诗的缪斯女神卡利俄珀的儿子,他受到父母的音乐和文艺教育成了著名的音乐家,当了色雷斯的王还娶了女仙欧律狄刻为妻。妻子不幸为毒蛇咬死而入冥府,俄耳甫斯思念妻子,拿着竖琴深入地府搭救妻子。他用竖琴奏出动人的乐曲感动了冥王,同意他带妻子回到光明,但决不能与她说话和看她一眼,否则永不能出地府,但是他们终未做到,一切落空了。从此人们再也听不到重回大地的俄耳甫斯的琴声了。在一次祭神节时人们要求俄耳甫斯弹琴助兴,他不从,就被姑娘们打死了。他死后入地府终与爱妻团聚,得到了幸福。这幅画就是描绘杀死俄耳甫斯以后,色雷斯的姑娘捧着俄耳甫斯的头颅和他的竖琴。莫罗39岁时创作的这幅画,运用写实的古典主义造型手法、华丽的色彩和浪漫主义的情怀创造了一个既真实又神秘的艺术境界:画面上色雷斯姑娘悲哀地捧着俄耳甫斯的头和他心爱的竖琴,而在山巅仍然飘着悠扬的乐声,但是在这死亡里隐含着永生和幸福。
  • 施洗约翰的头在显灵 • 居斯塔夫·莫罗 【查看详情】

    (巴黎卢浮宫)

    这幅画取材于圣经故事:希律王生日时,其侄女为他跳舞祝寿,国王非常高兴,便许诺满足她的任何要求,侄女受母亲唆使,说要施洗约翰的头,国王就下令斩了约翰的头。画中披着薄纱和珠光宝气的莎乐美,手指着施洗约翰被斩下的头,鲜血淋漓。圣光四射的人头与莎乐美冷艳的人体互为映衬,创造出一种奇异的气氛:莎乐美的面容被描绘得庄严而严峻;淫荡的舞蹈,必然会唤醒年迈的希律王麻木的感觉,她那眼神集中、双目像一个梦游者那样瞪视,但她既不看颤抖着的小君主及她的母亲--那个残忍的希腊罗蒂,她此时正冷酷的凝视着莎乐美,而莎乐美则行若无事。画家把官能的美感和灵魂的恐怖感不可思议地结合在一起。画面的描绘极为细致,莎乐美身上的饰物和薄纱被画得极富质感,环境既真实又充满阴森可怖的神秘气氛。
  • 独角兽 • 居斯塔夫·莫罗 【查看详情】

    (巴黎居斯塔夫·莫罗美术馆)

    莫罗也喜欢画水彩,这幅《独角兽》便是用水彩和少量的油色混合作成的。独角兽在古代传说中是纯洁的象征,代表着少女的贞操。画中描绘在一个神奇的天国里,纯洁的少女与洁白无瑕的独角兽相伴嬉戏,组成美妙的理想世界。画中人物衣着饰物描绘精细,环境风光十分简略,甚至带有几分抽象。莫罗喜爱描绘人物服饰的华丽和珠宝饰物的细节,环佩缨络闪闪发光,显得格外华美神奇。
  • 命运女神和死亡天使 • 居斯塔夫·莫罗 【查看详情】

    (巴黎居斯塔夫·莫罗美术馆)

    莫罗晚年的创作脱离了古典写实的约束,更为自由狂放。所画形象因笔触狂野,色彩厚涂,真正传达出来的只是一种超乎形体的印象,他以完全自发的方式来描绘近似非具象的图像。在这幅画中所塑造的命运女神手执宝剑主宰生与死,整个画面笼罩着死亡的恐怖,令人不寒而栗。
  • 朱庇特和赛墨勒 • 居斯塔夫·莫罗 【查看详情】

    (巴黎居斯塔夫·莫罗美术馆)

    在莫罗画出的这些充满珠光宝气和神秘主义想像的巨幅画前,不由使我们想到德加那句尖刻的话:“他想要我们相信上界的神仙都是带着手表的。”莫罗所表现的题材都非常晦涩和繁复,不过由于他神秘的生活多少带有世纪末的颓废精神,他画中具有的想像力还是受到学院派陈规的束缚。
  • 苏珊娜和老人 • 居斯塔夫·莫罗 【查看详情】

    (东京国家西洋美术馆)

    苏珊娜是《圣经》中记载的东方巨商的妻子,她善良、美丽,对自己的丈夫忠贞不二。一日在后花园沐浴,僧侣老人看见而起淫心,苏珊娜不从,反而被诬陷,后被判火刑。最后终究真相大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老人受火刑而还了苏珊娜的贞节。莫罗的这幅画并不在意于这个情节,他感兴趣的是女性人体的塑造,只是借用宗教神话中的著名女性名字来传达他神秘主义的象征和理想。他所创造的女子形象都具有崇高的美和象征的力量。
1 2 3 4 >
名家图谱
画家标签
世界艺术
维多利亚女王加冕
文玩手办
影相集珍
  • 鎏金卧犬兽雕
  • 人兽互戏盘云古玉
  • 精美青花瓷珍品
  • 青铜飞天神兽
  • 虎头兽纹组合酒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