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轶事

方岳

朝代:(宋)

  方岳(1199~1262),南宋诗人、词人。字巨山,号秋崖。祁门(今属安徽)人。绍定五年(1232)进士,授淮东安抚司□官。淳□中,以工部郎官充任赵葵淮南幕中参议官。后调知南康军。后因触犯湖广总领贾似道,被移治邵武军。后知袁州,因得罪权贵丁大全,被弹劾罢官。后复被起用知抚州,又因与贾似道的旧嫌而取消任命。
更 多

介绍

  方岳(1199--1262)字巨山,号秋崖,新安祁门(今属安徽)人。理宗绍定五年(1232)进士,曾为文学掌教,后任袁州太守,官至吏部侍郎。因忤权要史嵩之、丁大全,贾似道诸人,终生仕途失意。工于诗,多描写农村生活与田园风光,质朴自然。其词多抒发爱国忧时之情,风格清健。著有《秋崖集》四十卷,词集有《秋崖词》。方岳故居在城北何家坞,坞内原有君子亭、归来馆等建筑,山上有梅,池中有荷,风光迷人,因方岳见池中荷花茂盛,改名为荷嘉坞。

  方岳出身于一个世代耕读之家,七岁能赋诗,时人称为神童,南宋绍定五年(公元1232年)中进士。因他刚直不阿,不畏权贵,敢于斗争,多次遭到权奸贪吏的诬陷和打击,仕途坎坷。洪焱祖说他"诗文四六,不用古律,以意为之,语或天出"(《秋崖先生传》)。他议政论事的文章,流畅平易,且颇有见地。如《轮对第一□子》指斥当时"二三大臣远避嫌疑之时多,而经纶政事之时少,共济艰难之意浅,而计较利害之意深",被洪焱祖赞为深切之论。在淮南所作《与赵端明书》指责赵葵治军之失,真切直率。他也是南宋后期的骈文名家,所作表、奏、启、策,用典精切,文气纡徐畅达,为当时人所称道。


评价

  洪焱祖说他“诗文四六,不用古律,以意为之,语或天出”(《秋崖先生传》)。南宋後期,他的诗名很大,差不多比得上刘克庄。看来他本来从江西派入手,後来很受杨万里、范成大的影响。他有把典故成语组织为新巧对偶的习惯,例如元明以来戏曲和小说里常见的“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这一联,就是他的诗《别子才司令》。(钱钟书《宋诗选注》)

文学风格

  他议政论事的文章,流畅平易,且颇有见地。如《轮对第一□子》指斥当时“二三大臣远避嫌疑之时多,而经纶政事之时少,共济艰难之意浅,而计较利害之意深”,被洪焱祖赞为深切之论。在淮南所作《与赵端明书》指责赵葵治军之失,真切直率。他也是南宋后期的骈文名家,所作表、奏、启、策,用典精切,文气纡徐畅达,为当时人所称道。

  方岳的诗多反映他罢职乡居时的心情和感慨,如在《感怀》诗中写道:“宦情已矣随流去,老色苍然上面来。已惯山居无历日,不知人世有公台。”由此可见其心境之一斑。他曾在《次韵别元可》诗中说过,“书不厌频读,诗须放淡吟”,他的诗也以疏朗淡远见长。所以清吴焯评其诗“不失温厚和平之旨,力矫江西派艰涩一路,学者当知之”(《绣谷亭薰习录·集部》“秋崖小稿”条)。不过他也有不少诗作“工于琢镂”(陈□《宋十五家诗选》),尤其注意对仗的流丽熨贴、新颖工巧。如《山中》:“白练带随红练带,木夫容并水夫容。宁消几两生前屐,忽忆当年饭后钟”;《感怀》:“敲月不知僧某甲,锄烟赖有老畦丁”等。

  方岳的词作属辛弃疾派。善用长调抒写国仇家恨。如《水调歌头·平山堂用东坡韵》“醉眼渺河洛,遗恨夕阳中”,《喜迁莺·和余义夫行边闻捷》:“君莫道,怎乾坤许大,英雄能少。谈笑。鸣镝处,生缚胡雏,烽火传音耗”等。词集中还有不少寿人与自寿之词,往往能于祝寿或自励之中抒发爱国情怀。他的词风慨慷悲壮,豪气不减辛弃疾与刘过,散文化及用经史语入词的倾向也与辛、刘相近。王鹏运《四印斋所刻词》说他的词不在叶梦得、刘克庄之下,亦是比较中肯的评价。

  所著《秋崖先生小稿》,明嘉靖本为83卷。其中文45卷,诗38卷(包括词4卷),四库馆臣因其分卷太小,改编为40卷。

【展开内容】
  • 倒泻银河洗肺肝,初传冰句落人间。吾州谁继龙溪老,内相宁论豹尾斑。汲冢以来书尽读,商盘而上笔追还。岂无名字藏金匮,只与君王丐一閒。旋踵之间政事堂,挂冠神武一何忙。松风醉卧山前后,梅障留题春在亡。八十磻溪才事业,百年落水自平章。老天肯使斯文坠,剑履已空笙鹤翔。
  • 未论知己定谁欤,却恐春皋失故吾。穷老不随时世薄,行藏犹识圣人污。陶元亮已觉今是,祁孔宾毋费夜呼。便拟耕桑教豚犬,不令渠辈指之无。谁放词林出一头,穷愁自欲著春秋。传杯有手堪持蟹,解佩无刀可买牛。何苦文章惊海内,已甘烟雨老岩幽。芷汀兰渚离骚在,付与春江自在流。
  • 君家集有陆参序,老笔誇张歙大州。三百年来非昔比,二千石喜得今侯。早田已槁曾关念,旧石虽奇不到收。沃沃桑麻山雨外,归欤氓亦买羸牛。吾州可但佳山水,薰沐诗书自不同。牧守曾留今相国,郡人况有我文公。诸贤雅欲相俎豆,一念底须多缿筒。三十六峰吟更笔,只将无事过年丰。
  • 皇天老眼定何居,祸酷如公古亦稀。酖毒不令猜叔子,药家谁实死颜畿。人心纵崄难清白,世变不磨真是非。毕竟若为书史册,暮江倚徙泪沾衣。同谒翘材话直前,别才信宿讣惊传。等之百世无今日,杀我三良不半年。公与朝端清到底,人言次相直如弦。奏篇共上寥阳殿,未必精忠隔九泉。
  • 寂莫空山久掩扉,残书谁与解重围。推豗时作橐驼坐,恍惚化为蝴蝶飞。春事已归双雪鬓,生涯尽在一荷衣。夜寒扣角悲声壮,但得牛肥道亦肥。溪村杨柳好藏鸦,春水池塘已吠蛙。诗外共谁千里月,雨中老却一山花。蝶将梦去客攲枕,燕寄声来社到家。数掩断篱春且住,莫随芳草遽天涯。草草庵居绝似僧,不同劣有发鬅鬙。空山一夜雷驱雨,老屋四围云拥灯。诗骨瘦来人似鹤,书幐懒去字如蝇。开门桃李俱尘土,春到园林曾不曾。漫道高眠昼掩关,南冈北岭几曾閒。隰桑已作虾䗫眼,山笋时窥虎豹斑。一味懒堪医传僻,五穷技不害诗孱。著身何幸山岩里,多阅人间百险艰。暄风已惬绿阴凉,小簟初横六尺床。如宇宙宽容膝地,与尘埃隔及肩墙。鸟乌声乐樱桃熟,田舍人忙麦饭香。留得壁间双不借,尚堪锄水共移秧。黄纸红旗总不宜,绿蓑青笠久相知。躬耕莘野一犁雨,亲见豳风七月诗。老已自催蚕作茧,死时须用豹留皮。山深未省人间世,黑白纵横几局棋。寂寂门无长者车,穿深逗密惬幽居。花能红白锦相似,山自青苍画不如。鹤骨政应先狗马,雏孙殊未辨龙猪。皇天老眼何缘错,高枕松风莫管渠。只合空山著此身,野猿骨相鹤精神。何关亲戚傥来物,自笑痴顽向上人。手可持杯宁是病,瓶犹储粟未为贫。公卿满壁非无画,不画公卿画钓缗。
  • 高卧只消云半间,随缘栽果与猿攀。不将此手遮西日,安用吾文移北山。双燕来时春晻霭,一牛耕处月宽闲。溪居已息机心久,莫遣惊鸥去不还。亦笑吾身立两间,古人辙迹渺难攀。斯文在昔豹窥管,吾力不量虻负山。有识共知方寸好,无求方得几多閒。一春大欠渠诗在,准拟晴时到处还。老子浮沉田里间,犊车辕许野人攀。饮中仙去东西玉,行处人传大小山。天且莫教三月尽,我今无负一生閒。春寒正惬牛衣暖,富贵从渠昼锦还。
  • 处处春风自物华,有诗不了醉生涯。别离苦忆平山柳,题品翻疑后土花。独倚断云愁战马,重歌流水带归鸦。梦寒飞过江南岸,茅屋依然竹径斜。倦游久已厌纷华,欲问春蓑未有涯。宇宙一杯诗潦草,江湖十载眼昏花。恨身不及随阳雁,将母何如反哺鸦。家在青山烟雨外,春寒几立暮江斜。
  • 篱根宿草已陈陈,谁护蕉红到此晨。雪里寸丹长似旧,人间万绿未知春。翻经曾识观身法,乞种亲为土地神。孤负晚风生酒兴,维摩示疾不沾唇。山花山草杂前陈,谁解芬芳霰雪晨。红菡萏肥如欲焰,绿玲珑卷过于春。化工有意怜丘壑,老我无诗泣鬼神。待唤曲生相暖熟,雨晴禽哢是歌唇。
  • 月满长汀晚沐新,一凉犹下耐冠巾。江连碧树自今古,我与青山迭主宾。乞巧未能从帝子,坐愚宁免辱溪神。向来鸥鸟间何阔,莫是炎凉不我亲。雨过苔矶片月新,黄琉璃簟岸纶巾。平生不负杨临贺,半夜谁呼祈孔宾。堪傲轩裳中酒圣,肯污笔砚论钱神。北山猿鹤应惊怪,已觉尘埃不可亲。
  • 半夜江城久已谙,白鸥眠处落烟帆。诗穷政有牛腰轴,身散宁为马口衔。时以酒浇胸磊磊,或嫌山似面岩岩。春田芜没归耕是,待与丰年赋载芟。绿阴政自可羸骖,舴艋何堪暑气惔。沙碛稍凉客且住,水程虽远未须贪。吾侪焉往不三黜,此段无劳忍一惭。山际有田归自好,休论暮四与朝三。
影相集珍
  • 上古雕纹玉环
  • 银错金飞禽走兽雕画镜
  • 母子象尊
  • 青铜飞天神兽
  • 精品猴面古玉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