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轶事

楼钥

朝代:(宋)

  楼钥(1137~1213)南宋大臣、文学家。字大防,又字启伯,号攻媿主人,明州鄞县(今属浙江宁波)人。楼璩的三子,有兄长楼鐊、楼锡,与袁方、袁燮师事王默、李鸿渐、李若讷、郑锷等人。隆兴元年(1163年)进士及第。历官温州教授,起居郎兼中书舍人,大定九年(1169年),随舅父贺正旦使汪大猷出使金朝。嘉定六年(1213年)卒,谥宣献。袁燮写有行状。有子楼淳、楼蒙(早夭)、楼㴋、楼治,皆以荫入仕。历官温州教授、乐清知县、翰林学士、吏部尚书兼翰林侍讲、资政殿学士、知太平州。 干道间,以书状官从舅父汪大猷使金,按日记叙途中所闻,成《北行日录》。
【展开内容】
更 多

个人成就

藏书

  楼钥学宗朱熹,性喜藏书,祖父楼郁家中藏书万余卷,筑东楼于月湖畔,藏书楼名“东楼”。好书不倦,自六经至百家传记,无所不读,家藏书万卷,手抄居半。贯通经史,酷嗜典籍,如诸子百家、音训小学诸书,悉究其渊奥。聚书逾万卷。凡精椠著本、刻本、抄本,必一一收藏,皆手自校雠,甚至动员奴婢亦参与校书之事,称善本者颇多。至晚年为得潘景宪的八十二篇《春秋繁露》一书,仍转辗访求,得而后快,是当今传世的唯一之本,《崇文总目》中所载只30篇。历几十年之聚集,东楼藏书逾万卷。内有楼钥随使金时所撰《北行日录》和深得世人推崇的楼钥名著《攻媿集》一百二十卷。时东楼经常接待读者:“客有愿传者,辄欣然启帙以授。”(光绪《鄞县志》)。“门前莫约频来客,坐上见观未见书。”(楼钥诗句,王应麟札)。藏书乐于出借给他人观览,有愿抄录者,则欣然启帙以授。其“东楼”藏书,与同邑藏书家史守之称为“南楼北史”。藏书印有“四明楼钥”。到了南宋末年,元兵南下,东楼藏书终随改朝换代而渐渐散失。至明末更全数败落,旧宅多归王家墩汤氏所有。

文学

  楼钥因长期供职于内廷,擅长内外制及书奏启札之类应用文字。他博通经史,讲求实学,在训诂小学诸方面能纵贯古今,论述大多可信。其题跋文字尤以原原本本、证据分明而为后世所重。《北行日录》为其早年作品,按日记叙使金时行程见闻,反映了中原残破及人民生活的状况,表现了伤时忧国的情绪。

  他的诗中也有这种感情的流露,如“中原陆沉久,任责岂无人”(《泗洲道中》)、“膏腴满荆棘,伤甚黍离离”(《灵壁道中》)。其写景咏怀之佳作,古体诗多雄奇壮美,如《大龙湫》、《连云亭望海中诸山》等,而近体诗则工于声偶,往往流丽,如“行尽杉松三十里,看来楼阁几由旬”(《同王原庆知道游天童》)、“一百五日麦秋冷,二十四番花信风”(《山行》)之句,皆为后人激赏。但饯送酬答,与人唱和而风格平庸的作品,为数也不少。

  所著《攻媿集》,原为120卷,流传中有所散佚,清四库馆臣复删去“青词”数卷,编定为今本112卷。前14卷为古、今体诗,以下为状札、表笺、奏议、外内制、序记书启、墓志等应用文,末两卷为《北行日录》。有武英殿聚珍版本,《四部丛刊》影印聚珍本及《丛书集成》本。

【展开内容】
  • 晓雾冥濛水拍堤,棱嶒乱石与云齐。扁舟不用兼程去,到得稽城日已西。
  • 海棠初发为题诗,倏见轻红万点吹。已惜落英铺满地,更怜几片罥蛛丝。
  • 海棠昨日始萌芽,一夜惊雷发万葩。老眼恍然何所得,凌云庵外见桃花。
  • 河鱼腹疾未全除,一饭充饥不愿馀。纵有珍羞难下箸,真成顿顿食黄鱼。
  • 闭户垂帘尽自如,兀然终日拥红炉。得归足可优游老,此地何堪养病躯。
  • 未年六十已言归,七十重来自觉痴。未报君恩归未许,樽前羞听摸鱼儿。
  • 投暝人家欲睡时,雨声不断水平池。回头已过三江渡,醉看车中总不知。
  • 从来猛虎性坚刚,据石依林死不僵。何待寒林班侍者,千年陪葬祖师傍。
  • 当时道价极光华,鸷兽相随共一家。象去虎亡师亦老,不须百鸟更衔花。
  • 落日谢虚阁,横琴相对閒。片云将急雨,一笑失前山。
影相集珍
  • 上古雕纹玉环
  • 银错金飞禽走兽雕画镜
  • 虎头兽纹组合酒器
  • 雕花银镜精品
  • 精美青花瓷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