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轶事

释居简

朝代:(宋)

  释居简(一一六四~一二四六),字敬叟,号北磵,潼川(今四川三台)人。俗姓龙(《补续高僧传》卷二四作王)。依邑之广福院圆澄得度,参别峰涂毒于径山,谒育王佛照德光,走江西访诸祖遗迹。历住台之般若报恩。后居杭之飞来峰北磵十年。起应霅之铁佛、西余,常之显庆、碧云,苏之慧日,湖之道场,诏迁净慈,晚居天台。理宗淳祐六年卒,年八十三,僧腊六十二。有《北磵文集》十卷、《北磵诗集》九卷、《外集》一卷、《续集》一卷及《语录》一卷。《补续高僧传》卷二四、《浄慈寺志》卷八、《灵隠寺志》卷三、《新续高僧传》四集卷三有传。 释居简诗,以日本应安七年(一三七四)刻《北磵诗集》及日本贞和、观应间(相当于元惠宗至正时)翻刻宋元旧本《外集》、《续集》为底本(以上均藏日本内阁文库)。另从《大藏经·北磵居简禅师语录》等书中辑得之诗作,编为第十二卷。
【展开内容】
  • 笑别金銮归玉几,鳗井无风波浪起。中兴天子紫泥新,老牛特地重穿鼻。风云腾踏庆三朝,端自灵山同受记。龙湫坐断最高峰,圣谛提持第一义。侬家齑瓮深无底,炎炎毒气难回避。瓠落有容无滴水,无限英灵都浸死。有时却作死马医,绝后再苏知几几。忽闻拂袖下层翠,江上截流航一苇。一个闲人天地间,迈古超今谁敢拟。浮图影里旧经行,祖祢馀殃今未已。更运深慈等大千,毒种绵绵亦如是。
  • 三年雪峰居,饱吃雪峰饭。不弄死鳖鼻,终日视云汉。众狙纷喜怒,我侬只管看。鉴堂赏此音,一唱复三叹。无端高索价,担起睦州板。问之何因尔,佛法不怕烂。
  • 沈沈古殿寒光射,金色同然无昼夜。万象森罗影现中,盲者还同覆盆下。周禅见渠不瞥地,金色光中重按指。散作人间无尽灯,直下翻身光影里。只今此话难藏覆,掉头径出烟萝去。不是临川旧赏音,此段风流与谁举。
  • 慧林未试击虎术,已觉堂前草狼藉。更说全提与半提,大空小空皆辟易。壁立万仞二十年,不与诸方较目前。愿从伏波老禅将,相与掎角摧其坚。龙门馀波靡不至,矻然中流一人耳。事难方见丈夫心,委地宏纲看振起。
  • 锦屏之英老大隋,孤芳寄林非所宜。南堂特榻越常轨,东山陷虎藏深机。稽山之琦后来秀,倔强不落古人后。后堂新破北山荒,夺食驱耕誇敏手。古已往矣不可觅,胡为区区蹈陈迹。衲僧怀袖捲风云,何地不容轰霹雳。吾常学古不学今,确持谠直甘陆沈。顾影自立时自箴,舍公其谁知此心。公今老牯群中去,转位回机头角露。所存匪石不可移,万里骁腾在初步。
  • 不踞千峰万峰顶,谩劳半座分双径。情知覆水不容收,再向鄮峰提此令。大器晚成天所托,不怕者些浑烂却。俯视群飞已刺天,未反掌间仍扑落。试从列祖图中看,古注与谁同一眼。浊港渡头无姓儿,睦州城西老担板。
  • 毒果才登灵鹫峰,南山马群为一空。鹫峰亦复无所容,寂寥风味南山同。聋人有耳固不聪,双眼复随双耳聋。苞苴公行丧真风,祝鮀之佞为正宗。有生穷极变则通,公无留滞蒿蓬中。行看劲气嘘长虹,拈出死蛇为活龙。
  • 望断灵山消息绝,不复倚门吹白发。或从西向问归程,腊月莲花随步发。灵山上首翻途辙,临丧不哀非旷达。回首一会俨然在,将此深心奉尘刹。
  • 虚空讲得花狼藉,正坐膏肓必死疾。西山一去杳无闻,空使脩名光照日。阿潜竭斗不如是,昼不暇食夜不寐。凛然铁石乃其心,要出古人一头地。只今猛省天平错,乌藤影动千山邈。到家消息在途中,莫向途中小了却。
  • 西河狮子迷子诀,驴年梦见者一橛。若谓六人成大器,何得人荒仍路绝。古涧瞪目不见底,透得网来犹滞水。六鳌矫首抃三山,霹雳一声平地起。直下罗笼不肯住,行看为云复为雨。浪花翻处看龙翔,掀倒江西葛藤树。
影相集珍
  • 商代青铜器鸮卣
  • 精品猴面古玉饰
  • 雕花银镜精品
  • 银错金飞禽走兽雕画镜
  • 飞天神马金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