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资讯
流失文物秘密档案——莫若相忘于江湖
  摘要:1958年,在湖南宁乡县黄材镇炭河里乡出土了一件青铜鼎,因其四面各饰有一个半浮雕人面,且内壁有铭文:大禾,故被称为大禾人面纹方鼎(现藏于湖南省博物馆)。20世纪初以来,在此长江中游南岸、洞庭湖之畔的沩水流域,曾出土有大量青铜祭祀酒器,如虎卣、羊尊、象尊等,均以动物或人兽合一为造型和纹饰 ...

  1958年,在湖南宁乡县黄材镇炭河里乡出土了一件青铜鼎,因其四面各饰有一个半浮雕人面,且内壁有铭文:大禾,故被称为大禾人面纹方鼎(现藏于湖南省博物馆)。20世纪初以来,在此长江中游南岸、洞庭湖之畔的沩水流域,曾出土有大量青铜祭祀酒器,如虎卣、羊尊、象尊等,均以动物或人兽合一为造型和纹饰,体现了自然写实风格和神话色彩。它们或许与商末在此地建立的一个名为“大禾”的方国有关。

  何谓“大禾”?大,甲骨文象端坐之人形,如虎卣上人的姿态,特指上古时代部落中的占卜者,即首领。禾,形状成熟的禾穗下垂,喻意丰收。占卜者之所以能成为首领,是因为她能根据日月变化的规律来定时令节气,从而安排农耕生产。上古时代的祭祀,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是最基本和最核心的内容。丰收即有年,年写作“大禾”(大上禾下)。这是我们通过祭祀用青铜礼器来沟通古人的一种认知。

  不过可惜的是,这些青铜器在出土后便被文物贩子搜购而去,几经转手后被走私出境。现如今,它们分属于不同的博物馆,不期而遇、难诉离愁,两两相望,莫若相忘于江湖。


2003030003.jpg

2003030004.jpg

双羊尊

商代晚期,约公元前12世纪

高45.1厘米、宽41.0厘米、口径14.0 厘米 × 17.0厘米

重10.6千克

1936年入藏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

The BritishMuseum


2003030005.jpg

2003030006.jpg

双羊尊

商代晚期,约公元前12世纪

高45.4厘米、宽46.5厘米、口径14.0厘米 × 18.4厘米

重10.2千克

传湖南长沙跳马涧出土,日本东京根津美术馆藏


  两件双羊尊的大小、形状、重量几乎完全相同,似乎是由同一批工匠同时制作的。双羊前躯相背呈合体状,背负一圆尊,尊口下饰弦纹和兽面纹,较为罕见。羊颌下及腹下饰扉棱,象征须和腹部垂毛。通体饰鳞纹。构思巧妙,制作穷极工丽。最大的不同在羊头,大英双羊尊羊头短而阔,双目凸出,颌下有须,为牡羊;根津双羊尊羊头长而狭,双眼处呈眼窝状。它们眼部的造型与所背负之尊上乳钉(兽面纹之眼)是对应的。此羊为蟠羊,因羊角盘曲而得名。在上古时代,羊是祭祀用牺牲的一种。

  大英双羊尊据传原属圆明园旧藏,不可考。它曾为希腊裔英国收藏家、东方陶瓷协会创办者尤摩弗帕勒斯(George Aristides Eumorfopoulos,1863—1939)的藏品。1934年至1935年间,因经济大萧条之故,他不得不将包括双羊尊在内的部分藏品出售给大英博物馆和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仅要价10万英镑,有点半卖半送的意思,因而被视为慷慨之举。

2003030007.jpg

象尊

高17.2厘米、长21.2厘米、宽10.6厘米

传湖南出土,1936年入藏美国弗利尔美术馆

Freer Galleryof Art

tttt.jpg

象尊

商代晚期,约公元前12世纪

高22.8厘米,长26.5厘米

1975年湖南醴陵县烟霞公社狮形山出土,湖南省博物馆藏


  两件象尊的规格、形制、纹饰相类。象鼻中空,与腹部相通,作流口之用。背部开椭圆形口,口上有盖。湖南省博物馆藏象尊的盖已缺失,形制应与弗利尔藏象尊的盖相类,盖钮为一小象,与大象造型一致。故此器又称:母子象尊。

2003030009.jpg

2003030010.jpg

象尊

高64厘米、长96.5厘米、宽45厘米

商代晚期,公元前12世纪-公元前11世纪

法国国立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藏

Musée nationaldes arts asiatiques Guimet


  这是目前世上所知的兽型尊中最大的一件。上卷的象鼻大部分已毁,背部原先应有一个盖,也已失。这件象尊如何流传到法国,没有确切记载,它第一次出现是在1903年6月法国德鲁欧拍卖行的“中国日本工艺品:青铜器、漆器、珐琅器、太刀镡、织物等——已故保罗•伯诺的收藏”拍卖专场(保罗•伯诺是原卢浮宫之友协会的财务总监)。其拍品编号为 405,拍卖目录上描述它:“大件象,风格古老,背上附圆腹型壶,可能为后代加制;动物站立,短鼻上卷;象体全身如同壶一样雕有丰富的纹饰;绿锈色;高1米、宽0.95米。”(此处介绍中提到象尊背上有壶,此壶与象尊并非一套。)

  在那次拍卖会上,法国收藏家伊扎克•德•卡蒙多(Isaac deCamondo,1851—1911)以3000法郎拍得象尊。故象尊又被称为卡蒙多尊。同年,卡蒙多将之捐赠给国家,但保留生前使用权。1911年卡蒙多去世,次年,象尊正式转入卢浮宫收藏,成为不可转让、变卖的国家财产。1914年,卢浮宫远东分部将其归入“缅甸或高棉的雕塑”中,编号为291,藏品目录仅注明“绿色青铜象”,并未提及其他。1922年,“象尊”被纳入“中国雕塑”范围,并注明为“公元前3世纪前的中国艺术”。1945年,象尊转入吉美博物馆收藏。

  巧合的是,上述青铜器都是尊,《周礼》有六尊之说,在不同的祭祀使用相应规格的尊,而且是成对使用。虽不能认为上述青铜器在古时确属成套的器物,在同一祭祀场合使用,但确实给人成双结对的感觉。2015年初,两件双羊尊在日本东京根津美术馆展出,场景令人感叹。不知还有多少类似的千年之约让人盼望,望穿秋水、望断青春、望尽天涯。

  说到羊尊,不禁想到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四羊方尊,殊不知它当年在出土后险被转卖而流失、又遭战火摧残幸而保全,几番风雨几度飘零,它的故事耐人追寻。


影相集珍
  • 斗彩鸣凤盘
  • 母子象尊
  • 双龙戏首对玉环
  • 精品猴面古玉饰
  • 上古雕纹玉环